看今日新闻就上头条在线!

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正文

安徽亳州城门楼被刷白 市委书记:将推动复原

  2016-06-16  来源:互联网  热度:

(原标题:媒体人质疑安徽亳州城门楼被刷白,市委书记回复称将推动复原(图))

原来砖青色的亳州市区城门楼被粉刷成了白色。

近日,安徽亳州市区城门楼被刷白一事引发了安徽媒体人常河与亳州市委书记汪一光的“隔空对话”。

6月12日上午,地处亳州市区的北关城门楼已由原来砖青色被个体商户用乳胶漆刷成白色,该楼系仿古建筑,始建于1988年,后出售给个人,一直用于商业经营。亳州市谯城区城管执法局已介入调查。

《亳州晚报》上述报道称,粉刷城门楼的是附近一家幼稚园的经营者,目的是让周围的环境看着更整洁一些。对此,多位亳州市民认为,古朴的城门楼被刷成白色有损于亳州历史文化名城的形象。

该事件经报道后,引起包括安徽媒体人在内的多方关注。

6月15日15时30分许,安徽当地媒体《江淮时报》副总编辑常河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常言道”发表《致亳州市委书记汪一光的公开信》。

“促使我一个在合肥工作的亳州人给您写这封公开信的原因有二:第一,看了您和亳州市人民政府代市长杜延安联合发出的《亳州老乡请您回家——致亳州老乡的一封信》,深感本届亳州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心念亳州发展的真挚……第二,想必您也看到了那条亳州城门楼被刷白的新闻,这虽然是个体商户的私人行为,但发生在历史文化名城亳州,无论如何都不应该,不客气地说,刷白的是城门,刷疼的是所有亳州人(包括在外亳州人)的心。”常河开篇便说明了致信的原因。

常河认为,由于“按照《物权法》规定,如果购买了城门楼的商户不愿意铲除白色乳胶漆,有关部门也无能为力,不能强行铲除”,所以“不能一味的指责商户的无知,而是政府部门的决策错误和管理部门的缺位,才导致这种奇葩事件的出现”。

除了城门楼被刷白的“窘境”,常河还批评了“更为刺眼的‘网吧’和‘跆拳道。他指出,尤其是“跆拳道”的招牌,张挂在城门楼应该悬挂匾额的位置,风头远超下面不起眼的“亳州城”,外地人来,讶异的是曾经辉煌的亳州城何时改成了“跆拳道城”。

他还提到,“在城市化建设狂飙突进的大背景下,亳州建设新城区没有错,但新城的建设不应该以遗弃旧城为代价。相反,那些积淀着历史、承载着几代亳州人记忆的老街,恰恰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历史遗存,也应该成为亳州发展旅游的一大特色。”

出乎常河意料的是,亳州市委书记汪一光当晚即回复了他的公开信。

据人民网报道称,“晚上9时许,汪一光写的题为‘风从老乡来’的回信传到了常河的手机上。”

在回信中,汪一光表示,“我已安排,请有关部门从保护城市风貌规划的角度,与业主商户进行沟通,以便恢复原貌。您提出的关于亳州规划建设、文化遗存保护一系列的建议意见,我们将认真归纳梳理,在今后的工作中研究吸收。”

“亳州是历史文化名城,人文历史积淀丰厚,是我们每位亳州人引以为豪的财富,是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和永远不可磨灭的文化之根。”汪一光在回信中还提到,“我来亳工作已多年,他乡已是故乡。我与来亳工作的前后诸多同事一样,坚定对亳州历史负责、对亳州发展负责、对亳州人民负责的信念, 敬重这里的人情风物,爱惜这里一草一木,心与大家的心一起跳动,劲与大家的一起投入,竭忠尽智,竭尽全力,真诚希望把亳州的资源禀赋利用好,把亳州的优势条件发挥好,把亳州的人民群众服务好。”

“我是怀着‘心平气和的愤怒’来写作的,说‘愤怒’,是因为亳州城市建设和旅游的现状让人焦虑,说‘心平气和’,是因为汪一光和杜延安都是刚刚就任现职,那封情真意切的邀请信透露的是一种新的气象,值得期待。”6月16日上午9时左右,常河于“常言道”再发一文《地处西伯利亚,心态不能停留在西伯利亚》,对亳州市委书记汪一光的回复表示赞许。

此外,常河透露称,“据可靠消息,这封信汪一光先生没有让秘书代笔,而是亲自书写。”

同时,常河也针对汪一光的回复提出了进一步质疑。

他认为,“对于汪一光书记所言亳州古城门楼‘系仿古建筑,非公共设施’仍持不同意见。原因我在公开信中已经表达,当年,这是政府利用公共财政兴建的,归属自然属于公共设施,而且,一座城市的城门,和城市的广场、绿地一样,当然应该属于全体市民所共享。”

常河强调,亳州地处安徽的“西伯利亚”,但亳州发展的理念不能停留在“西伯利亚”。

“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全国首批优秀旅游城市”亳州市位于安徽省西北部,地处华北平原南端,距省城合肥330公里。

图文推荐

1 2 3 4
 
 

今日头条

网友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