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今日新闻就上头条在线!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快鹿高层内斗升级 神开司法介入还是被贱卖?

  2016-06-16  来源:互联网  热度:

(原标题:快鹿高层内斗升级 神开司法介入还是被贱卖?)

网易财经从几个信源获悉,昨天传出已辞职的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徐琪或将继续留在快鹿集团,而快鹿官网昨天下午发出证实徐琪离开的消息也在昨天下午的投资者说明会后被撤下。另一方面,作为救快鹿集团的“神器”,上海神开石油化工装备股份有限公司(002278.SZ以下简称“神开股份”)在15日发布公告称自然人股东所合计持有的15.004%公司股份已解除质押,16日又发布公告称,公司于14日收到控股股东通知,业祥投资对《关于解除表决权委托的协议书》等文件签署的合法性、真实性存在质疑,并已申请司法机关介入。

短短两日,剧情再三反转,快鹿集团内部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下图是神开股份在2015年年报中披露的,公司与实际控制人之间的产权及控制关系。

根据徐琪的辞职公开信,“我上任后才得知(快鹿集团子公司)业祥(投资)实际只拥有(神开股份)13%左右的股份,而另外15%只是一个投票权和收购权,被告知需要在5月中旬左右支付另外的6.8亿元(收购价格是8.8亿元左右,已经支付2亿元定金)来完成收购,否则违约。”

事实上,根据网易财经此前报道,快鹿系分别获得神开股份股权和投票权的交易,在2015年下半年即已公告。

神开股份在6月15日的公告中称:公司于2016年6月13日接到股东业祥投资及自然人股东顾正、王祥伟、袁建新、高湘、顾冰(以下简称“自然人股东”)通知,获悉自然人股东所合计持有的 15.004%公司股份已解除质押。

而根据徐琪此前披露的收购合同,合约正式最后有效日是2016年6月11日,因为端午节关系,实际上是6月8日。也就是说,如果业祥投资无能力履约,在6月11日到期日违约,业祥投资已经支付的2亿元押金被没收,第一次收购中的5%股份必须无条件零对价归还对方,按照神开股份3月31日停牌前的最后收盘价13.25元/股计算,市值2.41亿元,合计损失达到4.41亿元。

而对这15.004%的股份,收购价是8.8亿左右,扣去2亿元押金,还需要支付6.8亿元。合同规定业祥投资必须在未来的第29个月到第32个月无条件承诺以每股28元的价格收购对方的6.8%股份(与现在实际停牌前价格13.25元相差15元左右每股,总帐面浮亏3.6亿元左右)。

根据徐琪所言,他一直在和东和昌集团进行合作谈判。网易财经查询发现,东和昌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0月21日,注册资本60000万元,而由东和昌控股有限公司控股的东和昌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4月11日,注册资本660000万元,两家公司的企业法人都是周华龙。

徐琪说,快鹿投资集团在5月8日成功和东和昌签署了合作协议,对方支付9.2亿元控股业祥投资集团,并给予快鹿投资集团收购28%神开股份的“中古瓦娜基金”30%的份额。这份合同最后受阻夭折,交易取消。

最终,“东和昌最后寻找了他们的老合作伙伴,两方一起重新和我们,以及老股东四方一起商谈,最后赶在合同实际有效期的最后一天达成并签署协议”徐琪说。

知情人士透露,快鹿集团老股东并不愿意与东和昌合作,在14日晚间,公司联络不到徐琪,第二天一早就突然看到了他的辞职公开信。

随后,快鹿集团分别在投资人群和官网上发出公告,证实徐琪的离开。但很快,16日时,快鹿官网上证实徐琪离开的消息已经撤下。

15日下午的说明会,再次印证了股东间的分歧,现场徐琪和黄家骝当面对峙,甚至互掐。到场的投资人说,“徐琪指责黄家骝有4000万说不清,黄家骝说华瑞的钱是他跑来的,神开是被徐琪贱卖了。”

此外,快鹿集团承诺的,4月底开启的“特殊兑付基金”终于从6月13日开始兑现,但根据昨日下午说明会现场投资人的表述,紧急兑付资金只有3000万,还有几千万用于支付工资和社保。

而在神开股份16日的公告中,表示公司收到了某收购方与顾正、王祥伟、袁建新等自然人、业祥投资关于神开股份《股权转让协议》、某收购方与业祥投资签署的《借款协议》以及顾正、王祥伟、袁建新、 高湘、顾冰等自然人股东与业祥投资签订的《关于解除表决权委托的协议书》。

不过,公告表示,“公司于14日收到控股股东通知,业祥投资对上述文件签署的合法性、真实性存在质疑,并已申请司法机关介入。”

某投资人告诉网易财经,解除质押应该有钱进来(快鹿集团),大概是1亿多,但目前这笔钱去向未知。

网易财经联系黄家骝和徐琪二人求证,二人的电话均无法接通。

图文推荐

1 2 3 4
 
 

今日头条

网友热点